徒步旅人

喜欢佣杰白骸双黑w

重度杰吹
是个杂食,产粮我咕咕咕,慎关

安详了,我这辈子的欧气可能都被他们两个吸走了。昨天大号出绿纹小号出白纹,其实我还想要金纹【别说了,这是不可能的。

我觉得我的水平就只有这样了,cp不明显,嗯,是佣杰佣。。。

夏目友人帐VS缘结神

  吃完饭,夏目回到房间,看见猫咪老师还在吃,夏目笑了笑,走过去在猫咪老师的身旁坐下。
  从挎包中把友人帐拿了出来,看着愈来愈薄的友人帐,夏目用手指摩擦着友人帐那较破的封面。
  猫咪老师眼尖的看见友人帐又薄了一分,不禁扑了上走大怒道“啊,夏目你又把名字还给了那些妖怪!”
  虽然猫咪老师在生气,但是他的样子实在是让人害怕不起来,反而还觉得有点可爱,但这也不能忽视它那强大的杀伤力 。
  夏目身子略微向左偏了偏,猫咪老师扑了个空,猫咪老师更不高兴的说“夏目,友人帐对你又没有什么用,你也用不着,还是交给我吧。”
  “更何况友人帐怎么能像你这么浪费,很多妖怪想要都得不到。”
  夏目看见猫咪老师不高兴了,想要去安抚它,又听到那些话,夏目回到“好啦,猫咪老师,我说过等我死了友人帐就给你,并不会食言的,况且我认为每个妖怪都不愿意被束缚,它们都渴望自由,我只是想要帮助那些彼名字所束缚着的妖怪而已。”
  “切,真是一个烂好人,别个妖怪还不一定领情。”猫咪老师盯了夏目一会儿,撇开头,将圆滚滚的身子挪了挪,背对着夏目。
  “要是妖怪来找你,我可不管你了。”猫咪老师的声音闷闷的,明显不想理夏目了。
  夏目笑了笑,觉得这个时候跟猫咪老师说什么它都不会听,所以便了没出声。
  站起身,夏目决定转移话题“猫咪老师不吃了吗?不吃的话我先收起来了。”
  猫咪老师的身躯动了动,夏目看了出来猫咪老师还是想吃,但是夏目又觉得猫咪老师吃得太多了,还是快速的将东西收了起来。
  东西收好后,猫咪老师那边的低气压都凝成实质了。
  心里的怨念油然而生:下次我再也不救你了,哼。
  知道猫咪老师不高兴了,夏目也没有说什么,将房间又整理了一遍,夏目才回到书桌旁。
  今天的天气很好,夏目从窗户看向外面想,风很大,但是天空还是美丽的天蓝色。从书包里拿出低和笔,夏目伏案开始动笔。
  整个房间里除了外面有被风所吹的沙沙声,就只剩下笔在纸下飞速留下字迹的声音。 整个房间都十分的宁静。
  猫咪老师不习惯这么静,跳上书桌,直接无视夏目,猫咪老师打开窗户溜了出去。
  来不急阻止,猫咪老师一下子就跳了出去,别看它那胖胖的身体,四只小短腿跑起来飞快,一下子就消失在了夏目的眼前。
  从窗户探出头来,也只看见猫咪老师那逐渐变小的背影。
  知道猫咪老师现在不高兴,但夏目也没有多担心,因为他知道猫咪老师气消了自然会回来,而且为了友人帐猫咪老师都会回来的。
  忽然一阵大冈,夏目还没有关窗户,正好这风从窗户的缝隙中进入,吹得将书桌上的纸张开始乱飘,最后从窗户飘到了外面,夏目想要用手将那张纸勾里,但奈何手勾不到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张纸随风离开。
  懊恼的抓了抓头,夏目回到书桌旁,手指敲打着桌面。
  纸张随着风胡乱的飘动着,最后飘向了那座神社里。
  巴卫碰巧看见了,心里一沉,用手将那张飘过的纸截住,展开纸张,上面骇然是一幅画,而且画的还是妖怪,画上的妖怪的头拥有着尖尖的耳朵,长发垂地,身着长袍,除了没有脸,那身形简直跟他一模一样。
  捏着纸张的手指微微发抖,努力平息自己的心跳,巴卫心里激动的想着:是他,是他,一定是他,他回来了,回来了!
  
  
  
  
 

夏目友人帐VS缘结神(3)

  一 跑出树林夏目停下脚步喘气,回头看了一眼刚刚那条路,夏目很后悔刚刚自己肯定被当作怪人了吧。
  “啊咧,夏目!”西村欢快的声音从夏目的身后传来。
  西村拍了一下夏目的肩,夏目条件反射的拍开了西村的手。
  回头一看,是西村。夏目不禁觉得懊恼。
  好在西村也没有多在意,只是笑了笑说“夏目,刚刚你去哪里了,找了半天我们也没有找到!”
  “那个,给你们带来了不便真是非常对不起。”夏目低下头鞠躬道。
  西村愣了一下,然后马上慌张起来连忙摆手“我不是这个意思!”
  夏目抬起头来看着西村,西村被夏目盯得紧张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。
  “好了,你没事就好,看你脸色不太好,那就快点回家休息吧。”田沼看出了夏目的不对劲连忙打圆场。
  “嗯,就是,天都黑了。”多轨也附和的说道。
  “嗯,好吧。”西村放过夏目看着漆黑的天空说。
  “毕竟女孩子怕黑很正常,需不需要我送你回家。”西村在多轨面前说。
  “不用了。”多轨直接拒绝了西村。
  “啊,好无情。”西村见多轨拒绝也没有说什么,只是抱怨了一下。
  夏目只是笑着,眼睛不经意看向一边,借着微弱的先,发现自己买的东西还完好无损的在那颗大树下。
  夏目对自己身旁的田沼说“等我一下。”然后就去拿树下的东西。
   田沼正想问夏目要做什么,就看见夏目提着一些东西跑了过来。
  “这些是?”田沼看着夏目疑惑的问。
  “啊,这些是我买给塔子阿姨她们的一些东西。”夏目笑了笑解答田沼的疑问。
  “看来夏目很细心啊,还记得给阿姨带东西。”多轨笑着说然后又微笑的看向西村。
  …………
  “拜拜。”向其他人道完别,夏目自己回到了家里。
  “我回来了。”夏目站在门口小声的说。
  因为塔子阿姨她们已经睡了下去,所以夏目也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。
  换好鞋子,夏目打开客厅的灯,发现桌子上放着一碗甜糕,旁边还有一张纸条。
  记得吃了哦,夏目。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塔子阿姨
  夏目只觉得心里一阵温暖,将自己买回来的一些东西放好,然后将桌子上的糕点端起,夏目小心翼翼的关了灯,然后上了楼。
  回到属于自己的房间,夏目用钥匙打开门,就闻到了好大的一股酒味。
  打开灯,夏目一眼就看见自己的屋子乱得不成样子,而罪魁祸首正醉倒在地上呼呼大睡。对于猫咪老师喝完酒弄乱屋子的这件事,夏目也没有办法。
  无奈,轻叹,将手中的糕点和一些东西找了个地方放下,夏目认命般的开始收拾起屋子。
  夏目把猫咪老师抱到它睡觉的地方,然后开始打扫房间,待夏目把房间收拾好,都已经很晚了,差不多都到了凌晨的样子。
  快速的吃完塔子阿姨留下的糕点,去厨房将碗收拾好,夏目疲惫的倒在床铺上,随后 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  梦中
  夏目看着眼前的男人,尖尖的耳朵,银白色的长发,身着古代的银灰色长袍。虽然只有背影,但依然美得让人喘不过气来。
  他是谁?为什么感觉这么的熟悉。夏目微眯着眼睛,想要看得更清楚些,但也只是徒劳。
  一阵白雾袭来,将夏目笼罩,男人的身影渐行渐远,最后消失在了夏目的眼前。
  “夏目,夏目!”
  是谁?夏目睁开眼睛,印入眼帘的是猫咪老师那古怪搞笑的脸。
  眼睛聚了一会儿焦,夏目将猫咪老师抱起,然后放在旁边,自己则慢慢的坐起身来。
  揉了揉发红的眼睛,夏目有点心不在焉的打招呼“早上好啊,猫咪老师。”
  “不早了,都快到中午了。”斑没好气的说,语气里充满抱怨。
  不用说,斑肯定是饿了。
  夏目看了看时间,都到11点半了,抓了抓头,夏目看着猫咪老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然后去找昨天自己买的东西。
  见夏目拿出来食物,斑的注意力马上被食物所吸引,马上抱着食物吃得不亦乐乎。
  “猫咪老师你先吃我先下去了。”夏目看猫咪老师吃得那么起劲说。
  “唔,嗯嗯。”斑完全沉浸在了食物的味道中,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以表示回应。
  夏目只能微笑的看着猫咪老师。
  把昨天的衣服换下,夏目重新穿了一件比较干净的衣服,毕竟昨天的衣服在跑的过程中就弄脏了。
  关上门,夏目来到客厅。
  “哦,早上好,夏目。”滋坐在椅子上看着报纸看见夏目下来了然后笑着打了个招呼。
  “早上好,磁叔叔。”夏目没有什么精神,所以说话也是有气无力的。
  “啊咧,看来夏目君昨天没有休息好啊。”塔子从外面进来就看见夏目精神不振的样子,担心的说。
  “只是昨天玩得太久了。”夏目不想让他们担心,只能如此解释。
  “要好好休息啊,注意自己的身体。”塔子关心的说。
  “是啊,有什么事都可以跟我们说一说的。”滋放下报纸看着夏目。
  夏目微笑着说“知道了。” 不过如果你们知道了我能看见妖怪会是什么反应? 夏目有点恶劣的想。
  但还是算了,这样的生活不是很好吗?
  ————
  神社内,巴卫坐在木板上手撑着头,盯着天空发呆。
  “怎么了么,巴卫?”奈奈生有点担心巴卫现在这个状态,自从那个男孩出现过后,巴卫就一直处于一种无神的状态。
  这让奈奈生很是担心,明明前一天还好好的怎么那一天过后就变了。
  不解。这是奈奈生现在的想法。
  “你相信命运吗?”巴卫冷不叮的冒出一句话把奈奈生吓了一跳。
  “什……什么?”奈奈生紧张的看着巴卫。
  巴卫转过头来,看着奈奈生,见她迷茫的样子,轻轻的摇了摇头,随后直起身,走了。
  “诶?”奈奈生见巴卫走了马上就跟了上去。刚刚巴卫说什么来着。奈奈生想。
  命运?奈奈生还是不解。不明白巴卫刚刚为什么问自己这个问题,明明连我自己问的东西都还没有回答。
  见巴卫的身影消失,奈奈生觉得自己有必要帮巴卫重新振作精神。
  
  
  

[双黑]祭日

  6月13日,横滨的天气晴朗,阳光明媚是一个自杀的好天气。
  武装侦探社内,
  太宰治戴着耳机,躺在沙发上,嘴里哼着自己所编的殉情歌“殉情,一个人无法完成,~但是,两个人就可以~”
  中岛敦一回来就是看见太宰治一个人躺在沙发上悠闲地哼着歌,还是一首十分悔气的歌瞬间就无语了。
  “太宰先生。”中岛敦无奈的看着太宰治。
  太宰治看见中岛敦回来了,摘下耳机笑着说“回来啦,郭君。”
  “今天的任务怎么样。”太宰治好奇的问。
  “不怎么样。”中岛敦想起今天的任务就无语。
  监视一个可能是港口黑手党的人,但是跟了半天也没有什么收获,所以中岛敦也就回来了。
  “话说,太宰先生,你没有工作吗?大家都去工作了只有你一个人没有去工作。”想到太宰治从今早到现在就没有出门,中岛敦不禁担心的问。
  “哎呀,今天可真是一个自杀的好天气呢。”太宰治无视中岛郭的问题,看着外面的天气悠闲地说。
  中岛敦无语“太宰先生……”
  “哈哈,那我先出去享受今天的自杀之旅了,加油工作吧,敦君。”太宰治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打开窗户站在窗外,手里拿着《完全自杀手册》这本书,耳朵上不知何时又戴上了那个白色的耳机,笑眯眯的对中岛敦说。
  “拜拜。”说完这句话太宰治就从打开的窗户跳了下去。
  “太宰先生……”中岛敦看见太宰离去,担心太宰治又会不会去自杀。
  我是太宰自杀的分割线————
  太宰治一个人慢慢的走在去书店的路上。
  刚刚戏弄了一下中岛郭让太宰治心情特别好。
  太宰治眼睛转了个弯,朝一书店走去。
  一进书店太宰治就去找他写的书《人间失格》
  没错,太宰治他不仅当过港口黑手党,当武装侦探社的成负,还顺带有一个兼职就是当作家。
  其实刚开始太宰治对于写作并不算太过于喜欢,甚至觉得有些枯燥。但是,自从担任港口黑手党的干部后,生活的血腥让他逐渐用写作来改变自己烦闷的心情。
  所以他写的《人间失格》受到了许多人的喜爱,也有人让他出书。
  直到现在太宰治还是在写,不过《人间失格》这本书已经完结了,所以太宰治来书店看一看销量。
  看有很多人买他的书,太宰治觉得很高兴,看来我的想法也是有很多人欣赏啊!
  心情变得更加好的太宰治离开书店,边走边哼着歌。
  路过一些小摊子,太宰治买了一些小吃,正好用来填饱肚子。
  太宰治又东逛逛西逛逛了一会儿,不一会儿天就黑了。
  看见天黑了,太宰治抿了抿嘴唇,起身,朝水边出发。
  或许是因为天太黑了,海边并没有什么人,只有少数追求浪漫的情侣。
  太宰治趴在围拦边看着那些情侣心里不免有些嫉妒,为什么没有美女跟我殉情,明明我长的那么帅气迷人,却没有人愿意与我殉情,真是失败啊!
  “死青鲤,你在这里干什么?难道又想自杀吗?”一个声音从太宰治身后传来。
  太宰治眼睛一下子就亮了,马上回过头笑眯眯的打招呼“中也-”
  “啧。”中原中也嫌弃的看着太宰治。
  太宰治无视中原中也那嫌弃的目光继续说“中也来这里干什么?”
  “当然是工作。”中原中也想到今天的工作是处理一些港口黑手党的叛徒,完成工作后准备回去,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见太宰治。
  “你知道吗?”太宰治忽然说。
  “知道什么?”中原中也疑惑的问。
  “人类害怕着死亡却又渴望着死亡。”太宰治悠悠的说。
  中原中也马上警惕下来,通常太宰治每次说完这句话,就是想要自杀的节奏。
  “蛞蝓不要那么紧张嘛,我的愿望可是与美丽的小姐殉情,怎么可能现在就自杀嘛。”太宰治脸上带着欠揍的笑容。
  “切,我可不管你。”中原中也听见太宰治这句话。觉得自己是多想了,也对,太宰治的愿望是与美丽的小姐殉情,怎么可能现在去自杀 。
  “要不要我现在帮你找一个美丽的小姐。”中原中也恶声恶气的说。
  太宰治听了两眼放光“真的!”
  中原中也额头上的青筋暴露“我这是叫你早点死啊,混蛋。”
   太宰治装出可怜的表情“难道中也你就这么想让我早死吗。”
  “没错!”中原中也转过身,准备不去管太宰治,他还得回去写报告,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陪太宰治斗嘴。
  水浪拍打着岸边,微风缓缓地袭过。
  太宰治叹了一口气,站到了栏杆上,张开双臂,任自己从空中掉落下去。
  真是笨啊,中也。今天我可是真的想要一个人自杀死亡啊。
  中原中也还没有走出多远,就听见重物落水的声音。回过头一看,发现已经没有了太宰治的身影,中原中也马上跑过去。
  果不其然看见太宰治在水里,并没有呼救,就像放弃了抵抗。
  中原中也也顾不得那么多,马上跳进了水中,准备把太宰治救上来。
  奈何太宰治一直在沉,中原中也心想[早不死晚不死偏偏这个时候死!]
  中原中也终于碰到了太宰治,抓住太宰治的衣领的中原中也马上朝上游去。
  奇怪?只是中原中也的第一个想法。刚刚还是黑夜,怎么瞬间变成了白天。
  没错,原本刚刚还是黑色的天空竟然变了。
  “中也~”太宰治的声音传到中原中也的耳朵里。
  “命真大,喝了这么多水竟然还没有死。”中原中也朝讽道。
  太宰治不满意的看着中原中也回击道“我还活着还真是多亏了某只愚蠢的蛞蝓~”
  中原中也青筋暴怒,从牙齿缝里憋出一句“死青鲤想找死吗?”
  太宰治笑嘻嘻的看着中原中也发问“对了,中原中也现在怎么是白天,我记得我是在一个美丽的夜晚下自杀的啊。”
  “我怎么知道!”中原中也看着太宰治压制着怒气说。
  太宰治眨了眨眼,眼珠子在眼眶里转了一圈说“难不成我们穿越了时空?”
  “哈?”中原中也好笑的看着太宰治一脸你编,你继续编。
  太宰治见中原中也不相信指着某一个建筑说“你看。”
  中原中也顺着太宰治指的方向看去,挑了挑眉。
  这个建筑……中原中也回忆了一下,不是被拆了吗?
  见中原中也一脸凝重,太宰治笑嘻嘻的凑过去“我说的对不对啊,中也。”
  “可是,这怎么可能?”中原中也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。
  “你难道忘记了横滨的河的传说了吗?”太宰治望着中原中也认真的说。
  中原中也经太宰治提醒想起来了。
  在港口黑手党中有一个传说:传说横滨的河有穿越时空的能力,所以吸引了许多异能者去,可是都没有成功。
  “看来我们像是成功了。没想到我跳了这么多次河都没有遇上,中也一来就遇上了,这到底是幸运呢还是霉运。”太宰治笑着说。
  “只可惜,boss没有看到。”太宰治耸了耸肩说。其实太宰治心里并没有这么轻松[穿越吗,该怎么回去呢?难不成再跳一次,嗯,也不是不可以啦。]
  像是看穿了太宰治的意图,中原中也生气的说“你要发疯就发疯,可不要找我,我可不想再跳一次。”
  “可是,中也,你不想回去吗?”太宰治不死心的问。
  [这……]中原中也有些动摇,随后又坚定的拒绝了“不要。”
  太宰治失望的叹了口气。
  “走啦。”中原中也站起来对太宰治说。
  “还想穿着滴水的衣服多久。”中原中也很讨厌自己一身湿嗒嗒的。
  太宰治听了马上从地上起来。
  将《完全自杀手册》拿在手上,然后又将耳机戴上。
  看着太宰治手里完全没有湿的书和完全没有进水的耳机,中原中也不禁无语[你去自杀竟然还把书和耳机保护好,真是……]
  太宰治无视中原中也的目光,完全不觉得有什么不对。
  中原中也带着太宰治到了一个卖衣服的地方,买了两套衣服换上,然后太宰治他也买了两套。还是原来的装来,还是原来的味道。
  中原中也付钱的时候想[幸好在这个时空我的卡还刷得起。]
  买完衣服中原中也把太宰治从托走。没错,是托走,太宰治还想待在服装店不走了,因为他看上了一个女生,为了不让太宰治祸害别人,所以中原中也只能把太宰治托着走。
  “啊,好无情,中也。”太宰治的声音可怜兮兮的。
  “明明就要成功了啊。”太宰治抱怨道。
  中原中也只想说:呵呵。[你没有看见那个女生一胜时不愿意的样子啊,还是你自己一直抓住别人的手不敏!]
  过了一会儿,太宰治觉得有些饿了“中也~”
  “有事?”中原中也疑惑的说。
  “我饿了,我们去吃东西吧。”太宰治撒娇道。
  中原中也认命的叹了口气,摊上太宰治这个人真是够了。
  中原中也随便找了一个小摊,点了一些吃的。
  饭毕,太宰治一脸满足样。
  中原中也控制住自己想打他的冲动。
  然后,离开小摊后,中原中也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暴打了一顿太宰治。
  “中也,好无情啊~”伤重的太宰治躺在地上 。
  “闭嘴!”中原中也暴怒道。
  今天的中也依然很暴力。
  

夏目友人帐VS结缘神

  神乐舞跳了很久的时间,夏目起初还有点担心那个女生会不会突然跌倒,因为衣服很繁索,但看见那个女生跳了那么久也没事,才没有担心。
  也对,应该是练了很久才敢跳的吧。
  夏目看了看时间,8:30。
  夏目努力的让自己静下心来,忽视那些妖气,认真看神乐舞。
  夏目觉得这个女生的身上有一股白色的气息与妖怪的不一样,感觉很温暖。
  神乐舞结束后,夏目又去小摊上买了一些吃的,不过当然也是得避开那些妖怪的前提下,不过好像每一个摊都有一丝妖气。
  夏目闻到一丝香气,看到有一个卖酒的地方,想到猫咪老师喜欢喝酒,想买一些回去。
  可是……,夏目一想到猫咪老师喝完酒的样子和今天那张纸条就忍不住犹豫了。
  万一猫咪老师又这样喝醉,那惨的就是自己啊。
  犹豫了再三,夏目还是去了酒店,虽然说未成年不能饮酒,但是只要说是帮叔叔买的卖酒的人也不会说什么。
  进入店里,那种香气就更浓了。
  “请问要些什么?”一个长的很可爱的小女孩看见夏目,马上迎了上来。
  夏目微微一笑“我想要买一些酒。”夏目对这个有着淡紫色头发的小女孩温柔的说。
  “哦,先等一会儿。”小女孩听了之后,就离开夏目身边去准备酒了。
  夏目见小女孩走了,原本微笑的样子一下子消失了。
  呼,真倒霉。夏目想。怎么这个卖酒的老板是一个妖怪啊。
  夏目谨慎的摸了摸包,四处张望。
  外面,一小群的长的很矮又很怪的妖怪经过,脸上都是一脸的满足,并没有注意到夏目。
  看来这些妖怪只是来参加社会的,并没有别的什么意思。夏目想,也不禁松了一口气。
  另一边,沼皇女觉得很奇怪,一个人类竟然有如此之强的妖力,难道是除妖师?应该不可能吧,如果忽视那强大的妖力,那个人类就看起来那么弱小。
   不过……只要那个人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就好。沼皇女想,然后继续准备酒。
  “这是你的酒。”沼皇女将酒递给夏目,大大的眼睛很是可爱。
  夏目接过酒,道了一声谢谢,然后付完钱飞快的走了。
  夏目一边走一边想,猫咪老师应该会开心一阵子了。
  又逛了一会儿。夏目对看见这里的妖怪已经见怪不怪了。 因为没有伤害他的意思,顶多那些妖怪奇怪的看向他。
  夏目看了看时间想,差不多到了集合的时间了。
  一只手提着刚刚买来的酒,另一只手拿着一些食物的夏目,慢慢的朝目的地走去,在他看来并不用急,反正那些妖怪也不会伤害他。
  夏目到了集合地点时看见一个人都没有,不禁无语,还没有玩够吗?
  夏目将手中的东西放在,一个人靠在树下,准备慢慢的等田沼他们,毕竟一个人走了也不太礼貌。
  等了一会儿,田沼他们没有等到,倒是吸引了一批小妖怪。
  那个人是夏目大人。
  夏目大人怎么会在这里?
  应该是来参加社会的吧。
  也对,毕竟是土地神所举行的社会啊。
  ………………
  从微风中传来一些小妖怪的声音。
  夏目觉得很奇怪,土地神?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土地神?还在这个神社里。
  可是我以前去神社都没有看见有神的出现,倒是遇上了不少的妖怪。
  田沼他们怎么还不回来? 夏目无聊的想。
  而且也没有什么人出来。
  突然,一阵大风刮过,夏目不得不眯起眼睛。
  奇怪?怎么突然刮这么大的风?难道有妖怪想要抢友人帐?
  夏目马上警惕起来,风吹了一会儿就慢慢停了下来。
  只见一只有着白色长头发的长得很奇怪的人突然出现。
  夏目小心翼翼的问“请问,有什么事吗?”
  那个妖怪听见夏目的声音,马上朝夏目所在的地方抓去,看样子是想要得到友人帐。
  妖怪的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“玲子,玲子。”
  玲子?难道是外婆认识的妖怪。
  可是,猫咪老师又不在。夏目看了看周围,朝树林里跑去,可不能让人看见他现在这个样子。
  那个妖怪速度很快,夏目也拼了命的跑,跑了一会儿,眼看就要被追上了。
  夏目发现前面有一个房子,然后有两个人,应该是人吧……
  夏目看着那个有着狐狸耳朵的白发男人,他的身边是那位跳神乐舞的女生。
  “你……”那个女生看起来很惊讶。
  也对,任谁看见一个陌生人在自己家的后门口也会惊讶的。
  夏目也顾不得那么多,后面还有一个妖怪在追他。
  “呯!”那个妖怪追了上来,夏目觉得背后一阵疼痛,滚到了草地上。
  “玲子,玲子。”那个妖怪继续说,然后又将手向夏目伸去。“对不起,玲子,我只是太激动了。”
  夏目犹豫的看着那个妖怪,随后叹了一口气。
  “对不起,我不是玲子,玲子是我的外婆。”夏目觉得这些事还是讲出来好些。
  “那玲子呢?”那个妖怪很着急的问。
  “玲子外婆她……”夏目欲言又止,他不想告诉这个妖怪惨酷的事实,但是夏目还是觉得告诉真相好些“已经死了。”
  那个妖怪听见这句话沉默了。
  “那个,你……没事吧。”夏目犹豫的问。
  “没事。”妖怪回答。
  “那么,夏目的孙子,能把我的名字还给我吗?”妖怪看着夏目继续说。
  夏目感受到了那个妖怪周围的悲凉气氛,抿了抿唇。
  夏目点了点头。
  从包里拿出友人帐,双手合掌,嘴里念着“以吾之名,显其名。”
  一张纸立了起来,将纸撕下,含在口中,吐气。
  名字就从纸张上跃下,回到了妖怪的头顶。
  “谢谢,玲子的孙子。真对不起跟你带来了不便。”妖怪收回了自己的名字向夏目鞠了一躬。
  夏目将友人帐收好,回以微笑“没关系的。”
  “那玲子的孙子,我先离开了。”妖怪如此说道。
  “再见。寻于。”夏目看着妖怪消失在自己的面前,嘴里不禁吐出他的名字。
  然后,他想起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。
  刚刚,刚刚还名字的时候好像有人……有人在吧。
  夏目回过头发现坐在木板上两人(?)正惊讶的看着他。
  夏目觉得一阵尴尬,“对不起!”夏目飞快的说完这句话,就跑开了。
  奈奈生觉得有点惊讶自己所看到的“巴……巴卫,刚刚那个是什么啊。”
  巴卫沉思了一下说“好像那个人拿着的是友人帐。”
  “友人帐,那是什么?”奈奈生疑惑的问。
  “是一种可以控制妖怪的东西,不过通常友人帐上的妖怪都是自愿被控制的,据说拥有了友人帐就等于拥有了一个妖怪大军。”巴卫继续说。
  “好厉害!”奈奈生不禁发出感叹。
  “是谁这么厉害创造了友人帐 。”奈奈生好奇的说。
  “这不该是你问的。”巴卫突然沉默。
  好吧,不问就不问,大不了去问瑞希他们。奈奈生在心里想。
  巴卫看着夏目离开的地方发呆[是你吗?]
  
  
     突然发现今天的字完全是憋出来的,完全没有灵感啊。@
  
  
  
  

夏目友人帐VS结缘神

  “夏目,夏目!”
  夏目正准备回家,就看见西村,拿着一张宣传单兴奋的跑了过来。
  “有什么事吗?西村。”夏目疑惑的问。
  “看!”西村将手里的一张宣传单展开到夏目面前。
  夏目拿起宣传单,上面写西边神社要开社会,请大家支持。然后下面又有一个路线图,时间就在今天。
  看西村的样子他是想去。
  “那个,西村你是想去吗?”夏目晃了晃手中的传单问。
  “嗯,嗯。”西村用力的点了点头。
  “身为我的朋友那今天就陪我去吧。”西村兴奋的盯着夏目的眼睛。
  “是,是。”夏目笑着回答。嗯,等下给塔子阿姨打个电话吧。
  “对了,你不是对这些不感兴趣吗?”夏目第一次见西村对社会感兴趣,曾经叫过他去他都没有去,这次又为什么想去。
  “因为,发这张传单的是个萌妹子!而且听说有表演。”西村的眼睛直冒星星,手兴奋的手舞足蹈。
  我就知道。夏目头上出现三根黑线。但还是温柔的笑着。
  神社的社会么,应该会有许多卖吃的的地方,猫咪老师应该会感兴趣吧。夏目一想起猫咪老师的样子,也不禁觉得有些好笑。
  “对了,对了!等下也叫上田沼他们吧!”西村提意道。
  “可以啊。”夏目点了点头,田沼他们也应该会感兴趣吧。
  ——————
  “塔子阿姨,我就先走了。”夏目回到家,换好衣服便向塔子打了个招呼。
  塔子笑着说“玩得开心,贵志。”
  ——————
  “你确定是这条路?”看着西村那痛苦的样子田沼不禁有些担心。
  “应该是这条路吧。”西村也有些不确定的说。
  “西村同学竟然没有搞清路线就带我们乱转。”多轨一脸不爽。
  “拿给我来看看吧。”夏目从西村手中拿过传单。
  “是走这边。”夏目带着他们朝神社进发。
  过了一会儿,就到了神社外。一到神社就看到了许多的人,还有卖食物的小摊。
   夏目看见这些小摊上的食物,准备给猫咪老师带一些回去,虽然很失望猫咪老师没有来。
  想起包里的那张印着梅花印的纸条上写的字:夏目我去丙那里喝酒去了。
  夏目也只能无奈,猫咪老师太爱喝酒了。
  “走吧。”西村看见到了兴奋的说。
  夏目只是淡淡的笑着,对西村爱玩的性格也没有什么办法。
   “等会儿在这里集合哦。”西村说。“就,这样,一会儿见。”
  “一会儿见。”夏目笑着与他们几个分开了。
  这里是神社,应该没有什么妖怪吧。夏目摸了摸自己挎包里的友人帐,刚刚出门的时候也把友人帐带上了。
  希望这里不要有妖怪啊。夏目想。
  “咦。”夏目看见一个狐狸面具,不禁想到了猫咪老师变大的形态,也是只狐狸呢。
  守摊的是个白发少年正在推销面具。夏目走了过去,问“这个多少钱?”
  白发少年笑着说“不贵。”说着,举起了手指。
  夏目付了钱,拿到了狐狸面具。上面用红笔画了一只小狐狸,眼角也用红笔勾了线,看起来很精致,不过总觉得差了点什么。
  看见白发少年旁有一支红色画笔,夏目指着画笔问“请问,我能用一下这只画笔吗?”
  白发少年愣了一下,顺着夏目指着的地方看去。然后又看了一眼夏目,眼神十分复杂。
  “不可以吗?”夏目见少年的样子以为他不愿意。
  “不是,不是,如果想用,就请用吧。”说着将画笔递给了夏目。
  “谢谢。”夏目笑了一下,然后用画笔,在狐狸面具上画了一个猫咪老师变成斑时,头上的图案。
  画完后将笔还给了少年,然后离开了。
  “瑞希,怎么了?”夏目走后,一个长得很奇怪的小鬼飘在空中问。
  “没什么。”瑞希只是很奇怪,刚刚那个少年有好强妖气。
  “快点,奈奈生要跳神乐舞了。”又有一个奇怪的小鬼飘过来,催促道。
  “哦哦。”瑞希一听见奈奈生的名字马上收好摊就跟着那两个小鬼走了。
  另一边,夏目心满意足的将狐狸面具戴在头上,并没有直接扣在脸上,因为他并不喜欢将面具戴在脸上,这样让他很不舒服。
  不过……想起刚刚那个少年,夏目犹豫了一下,在他身上好像感觉到了妖气,是妖怪吗?
  听猫咪老师说,能力强的妖怪可以化成人形,让人看见,但就算是刚刚那个少年是妖怪,但应该是好妖怪吧。想到这里夏目不禁松了口气。
  不过既然刚刚都碰到了妖怪,那就说明这里应该有很多妖怪,不过不知道它们会不会突然来抢友人帐。夏目不禁将挎包紧紧的拿着。
  “要开始表演了。”不知道是谁这么一喊。
  夏目对要开始的表演有点兴趣,朝那个高台走去。
  人很多,夏目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挤了进去。只见高台上一位穿着很繁锁的和服的女子,扎着长长的头发,手里拿着铃铛。
  夏目觉得很眼熟,好像是另一个班的同学。
  音乐开始响起,台上的少女也随之起舞。漂亮。夏目不禁想。
  不知道是不是夏目眼花,他好像看见有几只蝴蝶飞到了那么少女的和服上成了装饰。
  夏目向蝴蝶飞来的方向看去,看见有两个人在屋顶上,一个穿着粉色衣服的男人和一个戴着帽子的男人。
  像是感觉到了夏目投来时目光,那个戴帽子的男人白夏目在的地方看去。
  四目相对,夏目移开视线。
  “那个孩子……”穿粉色衣服的男人说,他也看到了刚才的一幕。
  “是个有趣的孩子呢。”御影微微一笑。
  “妖力很强大呢。” 粉发男人叹了一口气说。
  “走吧。”站起身,两个人一同消失了。
  夏目觉得那两个人肯定不一般,再回过头去看,那两个人已经不见了。
  算了。夏目想。管那么多事干什么。
  不过,这个神社真的有好多妖怪啊,刚刚还没有觉得,一到跳神乐舞,那些妖怪就都出来了。啊,猫咪老师,你在哪里啊!
  另一边。“喝酒啊,酒。”圆滚滚的肉球的小爪子正拿着空瓶子,胖胖的脸上有两朵绯红。
  “唉,看来斑又喝醉了。”丙吸了一口烟,看着斑无奈的说。
  “所以,送斑的任务就交给你们了。”丙对中级妖怪说。
  “好吧。”中级应该看着斑无奈的说。
  
  
CP:夏目X巴卫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
火影 柱斑(2)

  宇智波斑沉默着。宇智波泉奈看见自己的尼桑这个样子,担心的叫了一声“尼桑。”
  宇智波斑听见自己的弟弟的声音,闻声抬起头来。
  宇智波泉奈见自己的尼桑那无神的样子,又看了看千手柱间,咬了咬牙:看来千手柱间真的对尼桑很重要啊。
  宇智波泉奈上前,拍了拍宇智波斑的背柔声道“尼桑,我们回去。”说着,想要轻轻地把宇智波斑的手从千手柱间的尸体上拿下。
  可是宇智波斑坚决不放手,搞的宇智波泉奈也没有办法。
  宇智波泉奈看了一眼在不远处的千手扉间不悦道“死白毛,快来帮忙,你也不想你自家的大哥的尸体不能带回千手家吧。”
  千手扉间微微眯眼,的确,可是宇智波泉奈竟然没有趁我大哥死了来攻打千手一族,这让他有点意外。
  宇智波斑看见自己的弟弟向千手帮忙,也深知自己现在的状态不对。平复了一下心情。
  低头看了一眼千手柱间死去的样子,平静,祥和,嘴角还带着那一抹笑容。
  “泉奈,我没事。”宇智波斑放下千手柱间的尸体,站起来。
  千手扉间防备的看着宇智波斑,鬼知道宇智波斑会不会突然打过来。
  “回去吧。”宇智波斑转过身平静的说。
  宇智波一族的人不满了,这么好的机会就这么丢了,这怎么能甘心。
  有一个宇智波不怕死的问“族长,这么好的机会应该给千手一个教训。”
  有一些也附和道“是啊。”他们看着宇智波斑希望他能改变主意。
  宇智波斑可不管这些,开起 万花筒朝他们一敝。那些声音立马少了许多。
  宇智波斑冷笑一声“我的决定还需要你们来管吗。”
  千手一族的人听见宇智波斑的话,松了一口气。
  宇智波的人不甘的看了一眼千手一族,虽然心有不甘,但也没有办法。
  谁叫他们打不过自家的族长呢。
  等宇智波一族的人消失在了千手一族的面前,他们才敢到千手柱间的尸体前。
  千手扉间沉默着看着自家大哥的尸体,虽然大哥很不靠谱,可是,可是……
  千手扉间攥紧了拳头,闭上眼睛道“千手族长千手柱间已死,即日起由我代替兄长为千手一族的族长。”
  整整三天千手一族都沉浸在悲伤之中。千手扉间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渴望着和平,如果没有战争是不是兄长就不会死。
  另一边,宇智波一族。
  宇智波斑一回到族里就被长老喊去。
  “你知不知道,这次你给了宇智波一族带来了多大的损失!”一位长老首先斥责宇智波斑今天的行为。
  坐在宇智波族长的位置的宇智波斑微微眯眼“打了胜仗,可没有给宇智波一族带来损失。”
  “可是,你却放过了千手一族,明明有机会将千手一族全灭。”又一位长老说。
  “是呀,千手一族的族长都被你杀死了,为什么要放过,我们和千手一族可是世仇,这不能因为你一个人的私心而不顾宇智波一族。”大长老激动的站了起来朝宇智波斑斥责。
  “切,你们为宇智波一族做过什么,整天都蹲在宇智波一族的族地里,你们又何谈为了宇智波一族!”宇智波斑的声音很冷,不屑的看着三位长老。
  三位长老听见宇智波斑的话没有说话。
   “宇智波一族的长老都如此坠落,还倒不如与千手一族结盟。”宇智波斑继续说。
  “你,你……宇智波与千手是世仇!”大长老听见宇智波斑这样说压下怒气说。
  “哼,世仇又怎样,因为是世仇我们就要世世代代相互战争吗!我已经受够了!”宇智波斑身边的气势不自觉的增强,像是暴怒的野兽一般。
  三位长老面面相觑,宇智波斑说的不无道理,为了与千手作战,他们宇智波已经失去了很多的族人了。
  “可是,你确定要与千手结盟?现在攻打千手可是一个很好的机会。”二长老不死心的问。
  “我心意已决,不容更改!”宇智波斑背过身“来这里也只是为了提醒你们一下。”丢下这句话宇智波斑就离开了。
  “唉。”三位长老同时叹气。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
柱斑 (1)

  ‘兵嘭’是刀与刀相互碰撞的声音。
  宇智波斑兴奋的看向对立面的千手柱间,万花筒早已经打开,诡异的图案正在他的双眼间缓缓转动着。
  千手柱间无奈的叹了口气看向天空想:时间差不多了。
  双手握紧剑柄,飞快的朝宇智波斑所在的地方砍去,宇智波斑早有预备,两人的双剑在不知不觉中交锋了许多次。
  啧。眼看自己的攻击将又一次落空,宇智波斑心里一阵不爽。虽然看样子可以刺穿千手柱间的心脏,可是他宇智波斑可是很明白自家小伙伴的实力是不可能躲不开的。
  说是知道,其实也是对千手柱间的一种认可,也对,如果连这击也接不过的话,怎么可能成为他宇智波斑的对手。
  宇智波斑正准备收回攻击。
  突然,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,只见千手柱间丢下手中紧握的剑柄,剑随之掉落在了地下,引起反光。
  宇智波斑愣了一下,根本没有想到千手柱间会丢弃手中的武器。
  但是这是在战场,并不能容许他发呆,所以没有犹豫的朝千手柱间的心脏刺了下去。
  宇智波斑愣愣的看着手中的长剑刺进千手柱间的心口。 突兀的看向千手柱间。
  只见千手柱间虚弱的笑了笑鲜血慢慢地从他心口流出,像是水龙头一样打开了就关不上了一般暗红色的血流下。
  千手柱间强撑着身体,因为心脏被插进了刀,血液在不停的流失只能虚弱而小声的说“呐,斑,能死在你手下我真的很开心,不过就是没有成功和你们宇智波结盟。呐,斑,还记得我们曾经的梦想吗,建一个村子把弟弟们保护起来,看来我是看不到那一天了。呐,斑,对不起。”
  千手柱间说完这些,终于支撑不住身子,在宇智波斑面前倒了下去。
  在千手柱间倒下去的那一瞬间,千手柱间的查克拉瞬间消失,千手扉间感觉到自家大哥的查克拉消失。阴沉的看了一眼宇智波泉奈,咬了咬牙把刚刚准备用来刺伤宇智波泉奈的术的坐标改了,该成自家大哥身上所留下的飞雷神坐标。
  按道理来说,查克拉是一个人的生命线,消失了也就说明那一个拥有这种查克拉的人消失了,虽然很不敢相信有人能杀死大哥,但他还是很担心。
  千手扉间一出现,他就看见了自家大哥倒在冰冷的血泊中,宇智波斑正抱着千手柱间的尸体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  宇智波斑双手抱着千手柱间,心里只有三个字:不相信不相信,曾经那个总是和自己谈梦想,那个总是和自己打成平手的人竟然死了!
  可是,为什么?对方族长死了我不是应该高兴吗?为什么!为什么!我却一点也感觉不到高兴?反而觉得心里十分的伤心。
  可笑,他宇智波斑竟然会为世代的仇敌的族长而感到伤心。
  一滴的泪水从宇智波斑的眼角流下。宇智波斑茫然的用手拭去,用干涩的唇舔了一下,是咸的。
  你知道吗?千手柱间,让我打破这么多规矩的只有你啊,可是,你已经死了。
  宇智波斑突然觉得很想笑,笑得越来越大声,脸上的表情接近疯狂,可是越来越多的眼泪暴露了他的内心。
  千手扉间看见宇智波斑这个样子犹豫着。
  宇智波泉奈感受到他哥哥不稳定的查克拉,带着人急急忙忙的朝他哥哥的地方赶来。
  看见千手柱间的尸体,宇智波泉奈松了一口气:看来千手的族长已经被尼桑杀死了。
  宇智波一族的人看见千手柱间的尸体,不经放松了紧备的心:千手族长都死了,剩下的就只有千手扉间这个千手难对付些了。
  调整了一下表情,宇智波泉奈露出一丝笑容“尼桑真是太厉害了,终于把千手柱间杀死了,果然尼桑最强了。”
  宇智波斑的查克拉又有一丝不稳定。
  是吗?千手柱间死了。是啊,那个曾经打败自己的千手柱间已经死了,是被我自己亲手杀死的。
  
  

来一发论体坛

  楼主:一睁开眼,看见自己已经释怀的队友又将自己心爱的女孩杀了怎么办?!在线等,十万火急!
  L1:唉唉唉,我看到了什么。〣( ºΔº )〣
  L2:还有这种操作,厉害👍。
  L3:那当然是将队友,丢上床再把他弄得下不了床才对(๑>؂<๑)想吃肉
  L4:还有这种操作Σ( ° △ °|||)︴
  L5: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。
  L6楼主:你们能正经点吗?
  L7:不能。
  L8:不能。
  L9:不能。
  L10:不能。
  L11:你们够了,让楼主给我们说一说他的伤心事吧。
  L12:诶?
  L13:前排吃瓜 ⊙ω⊙
  L14:@楼主
  给我们说一说你的感受让我们开心一下呗。
  L15:L14你够了。不过,我支持 ^o^
  L16:你们的同情心呢?
  L17:同情心是什么,能吃吗?(一本正经脸)
  L18:emmmm
  L19我大带卡永远不逆:哈哈。
  L20楼主:@19我大带卡永远不逆
  什么鬼?
  L21:哇,L19,你也喜欢带卡啊,我也是。 _(≧∇≦」∠)_我要爬到B站总部……
  L22我大带卡永远不逆:哈哈,是呀,带卡什么的最有爱了(捂脸)
  L 23卡带党:我还是最喜欢卡带。
  L24楼主:你们……能给我解释一下么?
  L25:诶?楼主你难道没有看过《火影忍者》?
  L26楼主:没有。
  L27火影解说员:《火影忍者》是岸本画的一部高危漫画,主角是万年吊车尾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、春野樱和旗木卡卡西。
  L28佐鸣党:最讨厌女主了,明明出场机会如此之少,竟然还跟主角在一起了,还我佐鸣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
  L29:深有同感。
  L30火影解说员:说白了火影就是一部基漫,可偏偏变成了少年漫。还最后和女生结婚了。
  L31楼主:那里面有宇智波带土这个人吗?
  L32我带卡永远不逆:有的,有的,楼主你看过火影?
  L33卡带党:楼上的能不逆我CP么。
  L34我大带卡永远不逆:凭什么,应该是你别逆我CP吧!
  L35:哈哈,别吵了,别忘了我们是来干什么的。
  L36:@楼主,你先给我们说一说你的经过吧。
  L37楼主:是这样的,我先在黄泉和女神过的好好的,然后有一个有着白头发,头上长着两个犄角,三只圈圈眼的人忽悠我说‘我给一次回到过去的机会你要不要?’然后我一时脑抽,答应了,可完全没有想到,那人那么不靠谱啊!
  L38:等等,楼主,我看到了什么Σ(っ °Д °;)っ
  L39:惊恐脸
  L40:惊恐脸十1
  L41我大带卡永远不逆:惊恐脸十1
  L42卡带党:惊恐脸十1
  L43木叶解说员:楼主大大,你你你……是人是鬼。(举起桃木剑)
  L44:(举起手中的大蒜)
  L45:(举起手中的十字架)
  L46楼主:反正复活了,自然是人。(满不在乎)
  L47我大带卡永远不逆:等等,我惊恐是因为,上面楼主那个叙述,不正是《火影忍者》里面六道仙人的描述吗?!(๑ʘ̅ д ʘ̅๑)!!!
  L48木叶解说员:真的,而且按楼主发的贴子让我想到火影里的一个人。
  L49卡带党:不会是我想到的那个吧。(瑟瑟发抖)
  L50ヘ(・_|:我来问一下。
  L51ヘ(・_|:@楼主,请问楼主你是宇智波的人吗?
  L52:我去,好一个深入敌营
  L53:楼上,什么鬼?!
  L54楼主:嗯……
  L55木叶解说员:等等!楼主,你刚刚答应了什么?!∑(°Д°)
  L56:难道贴吧能将漫画中的人联结起来!〣( ºΔº )〣
  L57:如果是这样,那世界可真奇妙。(偷笑,不过我喜欢)
  L58卡带党:同楼上。
  L59ヘ(・_|:@楼主,那请问你是叫宇智波带土吗?
  L60:楼上你真勇敢,哈哈。
  L61楼主:你怎么知道!
  L62我大带卡永远不逆:哈哈,楼主不打自招了。
  L63木叶解说员:让我们来普及一下火影里的男神人物的爱称
  漩涡鸣人-鸣太子
  宇智波佐助-佐二少
  旗木卡卡西-卡殿
  宇智波鼬-鼬神
  迪达拉-小迪
  宇智波带土-带神
  宇智波斑-斑爷
  千手柱间-柱帝
  L64楼主:………………哈哈,话说我的称呼居然有神字,比斑老头子高,哈哈。 (仰头大笑)
  L65木叶解说员:忘了宇智波带土还有几个爱称。
  L66楼主:是什么是什么!
  L67木叶解说员:呆堍  , 贤二(贤内助) 精分  面具控。
  L68ヘ(・_|:哈哈哈哈哈。
  L69楼主:哎呀,别这么叫我,阿飞我不好意思了(捂脸),阿飞可是个好孩子。
  L70:你们难道忘了带土要精分吗?
  L71楼主:前辈不要这么说阿飞啦!
  L72全员:我们要撤退!